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一念

一杯茶,一拈香,一支笔,一卷书……

 
 
 

日志

 
 

【晨曦原创】夜未央《一》  

2014-11-16 15:12:24|  分类: 记忆画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晨曦原创】夜未央 - 晨曦之念 - 泼墨书香

夜未央

文:晨曦一念

——20141116日星期日

《一》

      夜色一如既往,黑沉沉地,伸手不见五指。

   大年二十的夜晚已然悄悄沉静了,如此祥和安宁,就如风平浪静时的大海,只是听得寒风在窗外低低地沉吟。

   人们一个个地都被暖暖的被窝拐进了梦里,年仅7岁的小丫也不例外。黑夜于她也许更加仁慈宽厚,拉下眼皮盖住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风儿就开始哼唱摇篮曲了。小丫沉沉地睡着,是绵长的夜婆婆赐予了她一个又一个的梦。

   在梦里,奶奶佝偻着背,用那双爬满的皱纹的干瘪的手拉着小丫赶集去。只是小丫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是趁着月色初升时候去赶集?但是小丫没有多想,能去赶集便好,哪管是什么时候。于是便又雀跃着踩着奶奶在月光下斜斜的身影去了。

   集市一如往昔那般熙攘着,面孔很模糊但是却可以确定没有熟知的。奶奶拉着小丫小小的右手一直在人群里穿梭者,不知是过了多久,奶奶停下脚步来。俯下身子从深蓝色的布衣袋子里取出一个又白又大的馒头来,颤巍巍地递到了小丫的嘴边,乐呵地张着那张已然脱落得没有几只了的嘴巴嘿嘿地笑着。小丫的双眼霎时如触电般变得欣喜,而后结果馒头便大口地啃食起来。奶奶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双只是剩下了一只的眼眸子看着小丫……

    小丫下意识地去包住那满口的馒头,不想却因此搁浅了梦。转了一个身并想尝试重新睡去却听得房门外传来沉沉的讨论声。小丫觉着诧异便只好从床上爬起。揉了揉睡衣惺忪的眼睛,只见一缕缕幽黄的灯光从不远小小的窗户里渗透了进来,夜依旧还很深。

   “阿妈——”小丫低低地喊了一声,只是也许是因为声音太小或者是因为外面太纷扰,没有人回应。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小丫犹豫了会儿便下决心在床沿边摸索着寻找开光,屋里好暗,小丫只是凭着记忆在寻着。终于寻得了,小丫便匆忙地将灯打开。“啪”一声,电灯泡幽黄的灯光似乎破碎了夜的沉静,小丫用手掌迅速地盖住两只眼睛而后慢慢露出缝儿来让眼睛慢慢适应着刺眼的光线。

    床沿挺高,小丫只能用身子贴着床面慢慢地滑动下去,在鼻子贴近席子的时候,小丫闻到了稷杆的味道。这还是前天奶奶亲手为小丫的床换上的。奶奶说,换上了这个,小丫就可以做很甜很甜的梦了。小丫还乐呵地光着小脚丫子在上面跳了许久,奶奶只是在一旁憨憨地笑着。

    过了年应该就可以算作初春了,只是在这大山里头的春是舍不得冬的,所以还是一如既往地凉。小丫爬下床赶紧从衣柜子上头抓起一件短小的棉袄来披在身上,而后便走到了房门旁边。小丫伸手抓住了房门的把手可是瞬间又犹豫了,外面嗡嗡的讨论声让她觉着不安,放佛一拉开门就要失去什么。就这样踌躇了许久,小丫还是拉开门迈了出去,只是见得叔叔伯伯们都穿着厚重的衣物聚集在了大厅里,脸上的神情都是格外凝重,就像是染了秋霜。

    没有人察觉小丫这个身影的存在,小丫也只是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带着一份莫名,揣着一份不知源处的不安。

    奶奶房里的灯光亮着,幽黄幽黄地,孤零零地吊在那里。小丫终于寻见了父亲熟悉的身影,他穿了件夹克黑色上衣,站在奶奶的房间里。于是小丫便匆匆走了过去。奶奶房里此时除了小丫的父亲还站着许多人,小丫只能跻身进去。她拼命地往里头钻,好像在赶赴一场很重要的约定。当她掀开人群,小丫愣住了……

    昔日慈爱的奶奶依旧安静地躺在那里,只是不安地睁着眼睛。鼻子和嘴巴里在不停地冒着黄色的泡沫,那泡沫一个个小小的,不停地从奶奶的嘴里冒出来,往两颊流出,伴着“咕噜咕噜”的声音。

    小丫跑去父亲跟前,紧紧地拽住父亲的衣角,张大眼睛无助地问父亲奶奶怎么了,父亲不说话,只是面色凝重地站在那里。小丫想要靠近奶奶,却被父亲抓住了手臂。小丫开始奋力挣扎,眼泪已经不争气地从她眼眶里溜了出去只是她没有喊叫。

    小丫就这样被拉了出去,就在被拉出去的时候,小丫看见奶奶窗边有一张五尺的板凳,上头放着一个农药瓶子和奶奶常用的杯子……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小丫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境。那晚,小丫被带到了舅舅家,而后在眼泪里不安地疲惫地睡去了。

    夜,依然一片死寂。

    第二天一早,小丫醒来来不及披上衣服就往家里跑。老远,小丫就听到了母亲的哭声,比这肃杀的寒风还要冰冷。小丫不顾一切地跑着,眼里噙着泪。终于,她看见了奶奶,他躺在大厅的正中央,那个用一块木板和两张长木椅简单搭建的“床”上面。白色的蚊帐在奶奶身体四周耷拉着,透过蚊帐只是能隐约看见奶奶的脸颊,好安静,仿佛真的只是睡在那里。

    天空阴沉沉地,到处都是暗黑的颜色,除了那盏放在奶奶跟前的煤油灯。一束明晃晃的光,却也恰恰是它,隔开了所有。

    小丫狠狠地拽住衣角,努力让自己不哭。除却这被生生隔断牵扯的疼,她还有很多不明白。不明白为何是这种形式的别离……可是只能就这样,在一旁看着奶奶的身体放入棺木而后被一辆很大的东风车载了去,接着关于奶奶的一切就这样湮没在了火花里。

    ……

    夜,依旧很黑,很长……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5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