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一念

一杯茶,一拈香,一支笔,一卷书……

 
 
 

日志

 
 

【晨曦原创】一剪烛光  

2014-11-25 00:34:59|  分类: 叙事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晨曦原创】 - 晨曦一念 - 晨曦一念

 

一剪烛光

文:晨曦一念

        入夜了,很静很静,静到只能听见风儿在叶间的低语。辗转不能入眠,于是又悄悄从床上爬起,披了件衣裳坐在了疏窗前的木椅上,窗外一条小路悠悠地盘延着,路灯的光,悠悠黄,倾洒了一地,也有几缕调皮的探进窗来,在书桌上投影出一个窄窄的窗。

    我拉开抽屉,从里头取出一致珍藏已久的蜡烛,如今的火柴已是稀有之物了,但是我这个恋旧的人却还是可以取出几盒来。小心翼翼地拉开盒子,从里头取出一支,只听“哧啦~”一声,一缕小小的火焰就在黑色的火柴头上倏地绽放开来。刹那间,光线盈满了小屋。凑近了蜡烛的灯芯,只见那灯芯慢慢变软变黑变红而后生出一缕幽蓝色的光束。渐渐地,这束光慢慢得壮大了,而后在小屋里摇曳开来。

    细细地盯着这束不刺眼的光看,将那朵光用目光一层层地掀开,原来里头碎着的,是滴滴的过往……

    记得小的时候,家里很穷。七八口人挤住在一个低矮的屋子里。屋子是用黄泥砖堆砌而成的,由于座落得比较偏僻的缘故,在瓦楞上总会有几只肥胖的野猫在穿行,它们爱趁着夜色在瓦楞上打架,这也就使得瓦檐上出现了很多的小洞。晴天的时候倒是还好,几缕阳光从那一个个的小洞里挤将进来,而后在地上印上一点点或圆或方的光斑。这也许就是我对“光线”理解的源头,那一丝丝的,还真的很像一根根的线,只是有些粗,有些细。

    墙壁因为经年已是暗黄了,本就是黄色,如今被岁月洗染得更加苍黄了。地面没有铺上水泥,也因为阴暗潮湿的缘故长着短短的青苔,光着脚走上去阴阴凉,很是舒适。小的时候很喜欢就这样坐在地上,细细地看着那一支支的光柱出神,在那一支支的光柱里,我总是可以清晰得看见有很多细小的尘埃,安静地悬浮在那里,游动着,却是谁也不惊扰。

    也许恰是这些光束,倒是让这个简陋的屋子变得梦幻了。不过下雨的时候可就不能这般了。每逢下雨都会是家里最奔忙的时候,除却需要找到屋子漏雨的地方,还需要找些器具接住这些雨滴,以防雨水漏了一屋使得屋内的地面不会变得泥泞不堪起来。

    ……

    生活仍旧这般过着。

    那个时候,屋内的电线总是耷拉着,上面更是缠满了黑色的接口。若是几个月下来不清理一下,就会爬满白色的蜘蛛网。不过很是庆幸它并没有给家人带来伤害,只是三天两头的便会遭遇一次停电事故,而当父亲不在家时,一时半会儿也找不着解决的办法,于是蜡烛就变成了家中常备之物。

    记忆里,那个时候我还没有上学,每逢夜晚停电的时候我就只是屁颠地时刻跟在奶奶后头,奶奶佝偻着背,举着一直蜡烛,用一只手颤颤巍巍地护着光线防止它被风扑灭。就这样,在那束幽黄的灯光的照耀下,幼小的我随着奶奶曾不尽次地穿过这条巷子,直到到达奶奶居住的房间。仍旧依稀记得,奶奶的房里有一种很是奇怪的味道,似乎这种味道是老人所特有的,我一直深深地记着,只是无法描摹。

    就这样安静地躺在奶奶的床上,等着父亲从矿山下班回家。烛光下,奶奶轻轻地拍着我的背,给我一次次地讲那些老旧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很凶的继母,对她丈夫前妻的孩子很凶,对自己的孩子却很好……”

    “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不是她的亲骨肉啊。”

    “什么是亲骨肉?”

    “亲骨肉就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是那个人亲生的孩子……”

    “那我是你的亲骨肉吗?”

    “不是,你是我捡来的。”

     奶奶嘿嘿地笑,笑声摇曳在烛光里。

     ……

     奶奶是个极其慈爱的老人,一直很想知道她的右眼是因为什么原因造成的失明,但是却一直不敢问。关于奶奶,我也只是记得别人用于称呼她的小名,其他关于她的便什么也不知晓了。

    奶奶说,蜡烛在她小的时候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东西,那个时候她们点煤油灯都要省着煤油,晚上草草用过晚餐便就需要早早躺下休息了。其实那个时候也疲乏着,毕竟劳碌了一整天,所以很快就能入睡了。想来这一剪光竟是伴随了奶奶如此之长的岁月。

    其实,奶奶在我的记忆里是不幸的。在奶奶去世之后我才从母亲口中得知,这位被我喊了很多年的奶奶并不是我亲生的奶奶,而是母亲的继母,或者说是爷爷的“续弦”。我出生的时候,出于风俗是应该称呼她为“婆婆”的,只是她为此事生了好几日的闷气,母亲也只好让步让我称呼她为奶奶了。奶奶这一辈子也许是由于身体的缘故,并没有留下一男半女,不过却是将我当宝贝孙女一般宠着。这一抹抹的记忆,一直深深印刻在我的脑海里。

    关于奶奶的最后一次记忆是在奶奶服毒自尽之时,那时候的我年纪尚小,不明白其间因果,只是记住了奶奶棺木前那盏煤油灯的光。那缕光,幽黄着,就像出事那晚的电灯泡那般,孤零零地在那儿,仿佛隔离了一切……如今想来,这缕光似乎真的伴着奶奶走过了一生的时光。只是灯灭,人便散了……

    透过这缕烛光,我思索着,生活的困苦也罢,人生的匆忙也罢,太多的莫名也罢,只是不解到底这世间有多少东西经得起留?在漫漫长的夜色里,我也时常问自己,若干年后的自己又该以怎么样的一种方式离开?生活里,不可避免地有很多的未知,但是这些似乎也没有必要懂得,就像我始终无法明白奶奶为什么要服毒一样。但是兴许这一切压根就不需要懂得。在这片时光的泥潭里,所有都在汨汨地流动,没有半点儿的怠慢。时光,就这样苍老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在这匆匆的人世里,却总有那么多的人,在名与利的世界里,疯狂地追逐着。生活是什么?而我们到底为了什么而活着?似乎没有答案。

    是的,我确定自己偏爱寂静安好的时光,只是这种存在方式就是对的了吗?没有人可以回答,就像我也没有办法对他人的生活方式评价说这是错的一样。所以我,还有你只是简单地走着,或许有着不同的目的,但是却会有一个相同的终点。尽管如此,我依旧在冥冥中相信人可以为自己而活。

    我的奶奶在我记忆中的一笔如此仓促,她是一个简单到单薄的生命,而她那身后的故事也因为她生命的结束而埋葬了。也许相对而言,你会觉得她是不幸的,因为生活给了她太多的苦难和如此悲惨的结局。可是,若是没有了这些波折,她就幸运了吗?

   也许人的生命就如这根蜡烛一般,燃烧的同时也在慢慢变短,但是却必须选择燃烧,因为没有燃烧就相当于没有活过。

   在我的理解里,“长久”“亘古”永远都是相对而言的,最后这一切,包括我们看到的或者是不能看到的,都将要面临一个相同的结局。但是我们却不能因此说人间是个悲剧,更不能否认存在的事实,只是一切都将过去。

   若说在这有期限的“亘古”里爱是什么?我想,如果一定要一个具体的答案,它会是奶奶一直为我留到变质也舍不得吃的松花饼……

   烛光依旧在摇曳,黑夜忘记了,这儿还有一个人,未曾入眠……

 

                                       ——2014年11月25日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6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