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一念

一杯茶,一拈香,一支笔,一卷书……

 
 
 

日志

 
 

【晨曦原创】巍巍松下无尽思  

2014-09-02 13:04:46|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晨曦原创】巍巍松下 - 晨曦之念 - 晨曦心迹
 文:晨曦之念

——201492日星期二

记得小时候背过一首诗。是贾岛的《寻隐者不遇》,“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短短几字,落笔简洁,清丽白描却意境悠然。那苍松的风骨,还有飘逸的白云,将那位山间采药的高人,衬托得更加仙风道骨。

初中的时候也常常跟着母亲到山上去检些干燥的木材回家当做薪柴。归途中也常在一棵老松树下歇息。每每躺在那荫凉的大石头上,我总会不觉地幻想,若是有一天可以做个背上行囊便小舟江湖去的闲人该有多好。在某个微风细雨之时,踏着苍苔绿藓,穿过烟岚雾霭,在那云崖之巅,青松之下,盖一间小小的木屋,就这样淌过红尘世事。

在风尘跋涉之后才慢慢懂得,在这片苍茫山河,永远有一个无法抵达的终点。倘若持一颗辽阔的心,总是幽居深谷,亦可知尘世风云变幻,沧海浮沉。

行走这一片绿意青葱里,看那轻松屹立在云端,苍劲雄健,姿态纵横,风清骨峻。如此铁骨丹心,傲世卓绝。兴许,我也只会是个捡拾松针的女子,与深山隐者亦无缘得见,却和青松有着无数次的交集。这些捡回来的松针松果,用于取火,煮一桌粗茶淡饭。乡村几户人家,黛瓦之上轻烟缕缕,衬着斜阳美到无言。松香的香气更是弥漫在了整个乡野,那些锄地归来的农夫便循着这香味儿匆匆回家。

煤油灯下,几碟小菜,一盏老酒,过着朴素的流年……

尤其喜爱松花做的饼,香酥可口,亦有止咳化痰的功效。而松针煮茗,松花酿酒,松果入药,也是人间风雅之事。

大千世界,众生芸芸。古往今来,松被诗人赋予了不同的人格和气度。有幽居山林的隐者,有期盼赏识的墨客,也有禅水云心的僧人。这些青松,倒也应了他们的笔墨,有了生命和灵魂,兼备着典雅和内蕴。

“青青山上松,数里不见今相逢。不见君,心相忆,此心向君君应识,为君颜色高且闲,亭亭迥出浮云间。”松犹如他的故人,不见时总不免相思相忆,重逢时,则相知相许。王维的心循了这松的气魄而去,功名于他,也已经不过是一件华丽的外衣,不要也罢。

“爱君抱晚节,怜君含直文。欲得朝朝见,阶前故种君。知君死则矣,不死会凌云。”挚爱青松的白居易,为与松日日相见便在庭院里栽植松树。依靠着这慢慢长大的松,他做了一位醉吟先生。忘记名姓,不问过往,每日喝酒吟诗,青松作伴,白云是家。

一直以来,我都羡慕着这样一份洒脱。都说人间有味是清欢,倘若对这浮世烟火无法妥协,莫若趁早放下,用这短暂年华觅一个真正的自己。

其实,做一位冷暖自尝的尘世闲者又何尝不是件乐事?舒心地煮一盏松针茶,酿一坛松花酒,闲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7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