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一念

一杯茶,一拈香,一支笔,一卷书……

 
 
 

日志

 
 

【晨曦原创】不羁天地阔  

2015-01-26 09:22: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晨曦原创】不羁天地阔 - 晨曦一念 - 晨曦一念

不羁天地阔

文:晨曦一念

——2015119日星期一

由来喜爱活得洒脱随性之人,所以每每读到嵇康的故事都会忍不住钦佩赞叹一番。谈起古来风流雅士,嵇康必是一位不容错漏的人物。

嵇康,字叔夜,是魏晋时期“竹林七贤”中的领袖人物。也许向来被人们熟知的人物都是不幸的,所以这位风流人士也只是在世间停留了39载的时光。但是这39年,于他也许已然足够了。

初次闻得嵇康,是由于他写给山涛的《与山巨源绝交书》,相传是由于同位于“竹林七贤”中的山涛在离开选官之职时举荐嵇康代替自己。嵇康随即作《与山巨源绝交书》,列出自己有“七不堪”、“二不可”,坚决拒绝为官。对于这个故事我感动于在所有人都趋利至上的时候,嵇康却有着自己的一份执着与坚持,他能够清晰地明白,自己所追逐的是什么。

其实,说起嵇康与山巨源(即山涛)的故事很是让我吃惊,如果要以友谊的尺度去衡量这两个人,我觉得是无可挑剔的。在嵇康将绝交书递予山涛之后,他们的友谊并没有因此终结,反而因此更加深厚。而在嵇康逝世之前,唯一想起的能够将子女安心托付的人便是山涛,并且对自己的儿子说:“山公尚在,汝不孤矣。”(一说“巨源在,汝不孤矣。”)嵇康死后,山涛对待嵇康的儿子就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山涛没有辜负嵇康的重托,一直把嵇康的儿子养大成才。山涛和王戎,在嵇康被杀害之后,对嵇绍一直都特别的照顾。如果按照如今的逻辑,一般而言,假使两位好友不欢至绝交的境地是无法再继续交往下去的,但是他们却做到了,也许正是由于随性的缘故,以致于他们可以做到不在于形式的捆缚。

嵇康旷达狂放,自由懒散,“头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不大闷养,不能沐也”,再加上他幼年丧父,故而经常放纵自己,“又纵逸来久,情意傲散”。而在成年的他接受老庄之后,“重增其放,使荣进之心日颓”。在懒散与自由里嵇康,孕育着狂放和旷达。

正是因为他的狂放与不羁,所以嵇康对于名利、权贵也是不屑一顾的。相传钟繇之子钟会对嵇康敬佩有加,世说新语中说:钟会撰写完《四本论》时,想求嵇康一见,可又怕嵇康看不上,情急之中,竟“于户外遥掷,便回怠走”。显赫后的钟会再次造访嵇康,嵇康不加理睬,继续在家门口的大树下“锻铁”,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钟会觉得无趣,于是悻悻地离开。嵇康在这个时候终于说话,他问钟会:“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钟会回答:“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钟会对此记恨在心,这也同时为嵇康埋下了祸根。加之当时权贵司马家族中的司马昭因多次拉拢嵇康失败也产生了记恨。后来,时逢吕安的妻子被兄长吕巽迷奸一事,吕安愤恨之下欲状告吕巽。嵇康与吕巽、吕安兄弟均有交往,故劝吕安不要揭发家丑,以全门第清誉。但吕巽害怕报复,遂先发制人,反诬告吕安不孝,吕安遂被官府收捕。嵇康义愤,遂出面为吕安作证,触怒大将军司马昭。此时,与嵇康素有恩怨的钟会,趁机向司马昭陷害嵇康,将吕安、嵇康都处死。嵇康的人生也就从此画上了句号。

那首失传的《广陵散》该是多少人的遗憾,而更加遗憾的是一颗璀璨耀眼的星星就如此划过了星际。我是个宿命的痴客,所以我宁可以这是命运的安排去解释这样一个令人不喜的结局。

嵇康在琴棋书画四个方面都是颇有造诣的,他通晓音律,尤爱弹琴,著有音乐理论著作《琴赋》《声无哀乐论》。主张声音的本质是“和”,合于天地是音乐的最高境界,认为喜怒哀乐从本质上讲并不是音乐的感情而是人的情感;他擅长书法,工于草书。其墨迹“精光照人,气格凌云”,被列为草书妙品。唐张彦远《法书要录》品为草书第二。后人称其书法“如抱琴半醉,酣歌高眠,又若众鸟时集,群乌乍散”。同时,嵇康也善丹青画,在文学创作上的成就更是突出。

除了这些,我们也不得不提及他的《养生论》,一部中国养生学史上第一篇较全面、较系统的养生专论。其实,这是对老庄养生思想的继承和发展,并提出了“越名教而任自然”的养生看法。此话正如老子所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而所谓“任自然”即是让人的本性得到自由伸展,而将伦理纲常放在一个从属的位置上。嵇康从小丧父,寄情于山水,崇尚自然,并在“道法自然”的引导下,将审美反引回自然,造成一种神往的自然美。具有深刻的批判意识。而他个人,也是这一观念的践行者,王戎曾评价他说:“与嵇康居二十年,未尝见其喜愠之色。”而其在《养生论》中指出若不注重养生,耽声色,溺滋味,七情太过,则易夭折。“夫以蕞尔之躯,攻之者非一涂;易竭之身,而内外受敌,身非木石,其能久乎?”

嵇康回归自然,超然物外得自在,不为世俗所拘,而又重情谊。《文士传》里说嵇康“性绝巧,能锻铁”。嵇康爱好打铁,铁铺子在后园一棵枝叶茂密的柳树下,他引来山泉,绕着柳树筑了一个小小的游泳池,打铁累了,就跳进池子里泡一会儿。见到的人不是赞叹他“萧萧肃肃,爽朗清举”,就是夸他“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晋书·嵇康传》写道:“康居贫,尝与向秀共锻于大树之下,以自赡给。”他在以打铁来表示自己的“远迈不群”和藐视世俗,这是其的精神特质的体现。

纵观嵇康的一生,在魏晋动乱时代仍旧能够坚持自己已经实属不易,更何况他还能活出一个率性真实、放浪不羁的自己。其实,人生真正的快乐在于自得,让自己活得随性,活得自然,只是鲜少有人拥有这样的勇气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5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