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一念

一杯茶,一拈香,一支笔,一卷书……

 
 
 

日志

 
 

【晨曦一念】无争世事,执笔清欢  

2015-06-11 20:28:53|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晨曦一念】无争世事,执笔清欢 - 晨曦一念 - 晨曦一念

无争世事,执笔清欢

我最喜欢的状态就是这样伏案写着,一直写着,从安静写到不安静,再从不安静写到安静。

                                                                                                                                                  ——题记

一直觉得,思考是一种存在的方式,所以曾几何时一直执拗着几个无稽的问题,总喜欢把生命的一切放在无限悠长的历史长河里,去体悟那种无奈,去领悟生命的稍纵即逝,以致于总是将自己陷入到一个泥淖里无法自拔。也常常因为思考生活乃至生命的意义无果而惶惶然不知所往。或许这会是我存在的方式,但是同时我也害怕,生怕自己因为彷徨枉费了一生年华。

每每读《红楼梦》,心里就会油然出一股苍凉感,落寞着,怅怅然倏地不知自己到底执着于何物。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甚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梁,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人生如戏,到头来终究是梦一场,仓促行走一场,何苦为名争,为利斗?许是太入戏吧,以致于竟忘记了自己,只是始终无解,既如此又何苦执着?

我想,或许像曹雪芹这样的人只能是作为艺术家,一种高于一般文学家的大家,所以才能甘愿用一世穷困潦倒换一本醒世著作。也许有人会说从一场繁华到一场落魄是他命理的注定,而正是这巨大的反差带给了他创作的灵感。但是愿意这样写下这“满纸荒唐言”的却也只有他一人。我很佩服,也很尊敬他,我想如此一生虽苍凉却也足矣。

偶然想起了前些时日,在交流会上遇见的几个刚刚成名的几个青年作家,许是秉着好奇问了他们几个问题,不想他们的答案却是让我落寞了许久。当然我并没有否定他们对创作商业化的追逐,但是却由衷不喜那种打字里行间流露的浮躁和世俗。他们笔下的文字,如此卑微,如此小心翼翼,刻板地循着某些模板,生硬地表达着情感,为的只是不要一文不值,但其实已然是了。

于写作这样一份由心的事儿,加了条条框框裁剪去的必然是残缺的不完整,而任由着焦躁去纵笔出来的文字也是索然无味的。就如书法,每一笔每一划都有其气,文章也不例外。做一件事儿的时候,只有当神情足够专注才能将这件事儿做好,心存杂念了便就有了框架了。所以我一直这样自以地写着,放逐着自己,不为任何事情,只是纯粹地写,一直写。作品好与否,留予读者吧,又或者它的好与不好又有什么干系呢?

在这世间,若问我在寻找什么,我真的无法让如今的自己给出答案,或许到了垂垂老矣之际我便有了一个自己的解释了,但也只是或许。不过我能确定的是,不是那一片繁华。

我有一份执着,在心里,也在红尘的最深处……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7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