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一念

一杯茶,一拈香,一支笔,一卷书……

 
 
 

日志

 
 

【晨曦一念】眉间闲话  

2015-07-19 15:24:1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晨曦一念】眉间闲话 - 晨曦一念 - 晨曦一念
  

离开三水的那天,似乎也没有多少不舍,只是拿着简易的行李,头也不回地出了校门,倒也不是因为这里的回忆不起眼,不深刻,而只是因为它不小心在过程中被印刻上了悲伤的色彩,以致于想要用记忆橡皮将其擦拭去。或者是因为来自我的性格深处的敏感,总能因为一些不怎么相关的事情触发出心底深处的情感,所以当一个地方或者与人的感情被印刻上伤心的回忆时,我将会迫不及待地逃开这一切与之相关的所有。我一直知道自己的这是我的不足,只是却也无从改变,每次尝试总也是以失败告终。

有人问,在三水的这两年到底留给了我怎么样的回忆,竟然能使我觉得痛苦以致于想要擦去?说来不觉羞愧,这些苦楚或许在真正经历过风霜的人而言不过是些不痛不痒的事情,于是我也只好打落了它往肚子里咽,如果你什么时候听我说过这些所谓的痛苦,那么请你忘记这份无稽吧。或许你会想问:既然如何,我又何苦急着要擦去这笔呢?说到底,不过是心的逃避罢了。只是,与自己心的斗争终究是残酷的,我就这样一直败下阵来,而后又企图找个借口说服自己,好让自己心安理得地过着。想来,也只能由着它去了。

可是到后来,也许是别去这段时间的很久之后,就比如现在的我,竟也莫名追忆起那段时间,就像一个怀旧的老者,戴起了老花眼镜翻看起了过往来了。

其实我也一直在想“心”是什么?为什么它居然可以左右着我的行动举止?它一方面让我如是做着,却在另一方面否决了这一切,并让我觉得痛苦无奈、纠结落寞。就像是假使一日心情难过,便会打开微博将过去写的一些只言片语一条条地删去,而后却又后悔不已。我觉着这差异的两面都是受到心的驱使的,只是未能得到一种驾驭或者平衡。

人是趋利避坏的,总是希望快乐的时光长一些,痛苦的日子短一些,好吃的东西多一些,难过的事情少一些,可是现实往往与此相违背,或者说并没有违背而是人本身自觉或者不自觉地放大了痛苦和难过这样的情绪,以致于在主观感觉上觉着痛苦始终是多于幸福快乐的。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我想,这种感觉的产生以及上面提及的心态的分异归根到底还是没能拥有一种叫做“主宰”东西,所以常常因为一种情绪而迷失,或者是错放了关注点。就像是乐观主义者和悲观主义者对待同样的半杯果汁一样,总能分异出两种观点来,这是横向的,而类似因为一种情绪而否定之前的所作所为则是一种纵向的分叉,它们都是一种源于人本身心理的局限。

此刻的我依然是矛盾的,因为本来我是想说明这样一种局限是多么地不好,我们应该采取行动加以改正,只是偏巧在这是冒出了“相对”一词,于是我又开始觉着或许适度的这种来自横向或者纵向的心的分叉也会是好的,毕竟,事物是在矛盾中得以突破和发展,而人的思想也应是在矛盾中得到冲击碰撞而获得提升的。

这里的矛盾冲突并不需要我们将其中的某个方面彻底推到彻底否定掉,这样的冲突也并不可怕,只是在于我们是否采取或者采取何种方式去进行协调。“心”会是一种敏锐的感知,在一种横纵的框架里,平衡的方式或许会是钉上两块斜的支板,一块叫做经历,另一块则是阅历。

文:晨曦一念

——2015719日星期日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5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